.
学员现场操作图文展示

三口之家两天一夜的行程,为的就是

鲜香浓郁的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员帅哥兄弟

现场实操

大西北饭店老板娘新增项目首选柳州

正宗石姐螺蛳粉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培训迎来富二代

学员

2016猴年行大运,柳州正宗石姐螺蛳

粉向新老学员致敬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忙着忙着都没空

给童鞋们来张纪念照了只有抓紧来几

张素素的了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员远程光碟和

详细资料配方已经寄出

2015年圣诞节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也诞

生了新学员

已经有多家咖啡馆美食店的老板增加

项目首先正宗石姐螺蛳粉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又一学员学成,

色香味俱全,成绩满分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培训河南饭店的

老总执着的学员真不愧是干大事的料

10月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员美女

姐妹学习现场

十月,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员精彩

表现

9月非常帅气靓丽帅哥美女现场认真

制作培训中,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

员风采依然。

产品搜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4:00
周六至周日 :8:30-24:00
 联系方式
石姐:13877240427
助理:15278867158
电子邮箱:245270166@qq.com
联系方式

联系人:石姐

电 话:13877240427

助 理:先生

电 话:15278867157

邮 箱:245270166@qq.com

地 址:广西柳州市柳北区雀儿山路39中学正对面小区里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进入正宗螺蛳粉培训动态

新飞电器突然倒下了!是被当地官僚卖了还是被外资绑架了?

来源:凤凰财经 环球网  搜狐科技 太平洋资讯中心作者:小小网址:http://www.sjlsf.com浏览数:1279 
文章附图

  破产拍卖!别了,新飞电器!


  阿里拍卖平台,新飞全系品牌——新飞电器、新飞家电、新飞制冷器具三家公司的全部股权将于2018年6月28日10时-29日10时(延时除外)于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活动,起拍价为4.5亿元


破产拍卖新飞电器家电制冷器具百分百股权4.5亿.jpg


  同时,新飞电器名下部分土地、房产及建筑也将于7月5日开始拍卖,起拍价1.15亿元。保证金2000万。


破产拍卖新飞电器土地房产1.15亿.jpeg


相关部门清算,新飞电器名下全部的低值易耗品(办公用品)、房屋、土地、机器设备、电子设备以及模具等总资产为5.65亿元。


   一声巨响!一代枭雄轰然倒下,真相发人深省

 

   猝不及防,家电业一声巨响,一代枭雄、曾经的“冰箱之王”新飞电器倒下了!


   当年,一句“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火遍大江南北,如今这句广告词马上就要成为绝唱了。


   商场如战场!赢,则通吃一切;败,则一无所有。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商场之上,丛林法则,优胜劣汰,令人措手不及。


   在这个商业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谁不努力,谁将被淘汰。


4d6b3383e690d01_w846_h586.jpg

   

     如今,新飞已经全部停产,厂区空无一人,车间、仓库甚至被贴上了封条,彻底告别这个时代。


这意味着,这个曾经盛极一时,打败三星、西门子,远胜海尔、格力的第一家电品牌已经彻底倒塌。


  十年辉煌,盛极一时。新飞人怀念刘炳银



成立于1984年的新飞,位于河南新乡,由一家小型兵工厂改造而来。成立之初,亏损严重,甚至连续三个月发不出工资。

刘炳银接手之后,不仅迅速扭亏为盈,甚至短短几年,便将新飞送上了国产冰箱第一品牌。鼎盛时期,新飞销量一度达到300万台,市场占有率高达20%。

想当初,为了树立新飞品牌,刘炳银学习了张瑞敏,使了一招苦肉计。将400台新飞冰箱全部一字排开,当场宣布,生产不合格的产品是新飞人的耻辱,当场抡起大锤,将400台劣质冰箱全部砸烂。

一时引起轰动,刘炳银怒砸冰箱的话题迅速传遍大街小巷,成为无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新飞也由此被广为所知,被贴上“高质量”的标签,销量迅猛飞涨。

同时,“新飞广告做得好,不如新飞冰箱好”的广告词,也开始传遍大江南北。

新飞一时成为了冰箱界的“四朵金花”之首,另外三个海尔、荣盛、美菱也只能排在它的后面,三星、西门子更远不是对手。

而业绩飞涨的同时,新飞并没有亏待员工。

那个时候,在新飞工作,是一种荣耀,找媳妇、相亲穿着新飞制服比西装革履都管用。


201210111737119869.jpg

         新飞员工

1994年时,新飞工厂一个月的工资就高达1700元,而当时整个新乡地区的平均工资才400元。

除此之外,逢年过节,新飞还会给员工发米、面、油,厂长刘炳银甚至每逢开工日,都带领高管站在门口夹道欢迎员工开工上班。

员工是新飞真正的主人,很多人对新飞亲爱如家。

2003年时,新飞曾发生一场火灾,还未等消防车赶来,员工就冲进去扑灭了大火,厂房虽然被熏得一片漆黑,但仅仅十天之后,就被员工一点点自发清理得焕然一新。然而,等到2007年时,新飞再一次发生火灾,却没有一个员工冲进去灭火,甚至有人看着大火,愤怒的骂道:他妈的烧吧,烧光了才好呢!

短短四年,竟突然人心涣散,仿佛一切都变了。

在老员工周华的记忆里,早年跟他一批的工友,不少都是托关系,才能进厂当个临时工。因为厂里效益很好。搞对象的时候,穿工服相亲,别人都会高看你几眼,“比西装领带有面儿多了”。

还有一个说法:当年新飞一发工资,员工就担心下班被打劫。以前新飞人穿工服去买菜,菜市场的老板开价总要高一点,知道新飞人有钱。

让老员工们津津乐道的,是当时新飞电器的福利。“食堂24小时开放,随便吃,还不让掏钱。逢年过节,发的东西,吃都吃不完。”

据一位老员工付英礼说,1996年春节,新飞电器为每位职工按照每人10斤羊肉、10斤带鱼、50斤大米的标准,发放了福利。有些家庭因为多人在新飞上班,发的东西太多,只好“央求”时任董事长刘炳银“别发了”。

“宁去新飞,不去银行”成为当时新乡市一些年轻人的口头禅。


201151194937883.jpg

  刘炳银(右三)与他身后的新飞世界


昔日大哥成“杂牌”


随着资本市场的整合,“四朵金花”的命运也归途各异:容声收归海信科龙,美菱被长虹整合,新飞几经易主日渐衰落,被崛起的美的逐渐挤出了四强。

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前9个月,新飞冰箱市场零售量、零售额占比分别为2.83%、1.70%,产品均价为2202元,早已被挤出行业前十行列。


20180610090752782.jpg

老牌新飞电器标识,一代人的记忆


十年不涨工资,新飞没落,危机四伏。

人心齐,泰山移。

刘炳银苦心孤诣,带着新飞人一路狂奔,然而,到最后,还是被自己人打败了。

1994年,中国正兴起一场招商引资的大潮,当地政府希望引进外资入股新飞。

然而,却遭到了刘炳银的激烈反对。

要知道,当时的新飞正如日中天,刘炳银豪气干云,正想要带领新飞征服新世界呢,怎么舍得把新飞卖给别人。

但无奈,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还是卖了。

随着新飞电器江河日下,一线的工人也跟着受苦:福利补贴越来越少,十年没有涨工资!

第一次危机:

2012年,在创始人刘炳银去逝11年后的秋天,一些试图改变生活现状的新飞员工将他生前的照片放大数十倍,摆在了新飞总部门前。照片四周被布置成了灵堂,上千名身穿蓝色工装的新飞员工聚集在此,高喊“涨工资,要生存”,并封堵了厂区大门。

当时,有员工列出了一组数字:新飞安装温控表的车间淡季工资890元左右,旺季1200元左右。远低于新乡市职工平均收入水平的2160元。

在政府的快速介入下,新飞电器高层作出妥协。

第二次危机:

2013年,新飞意外宣布从5月28日起部分生产线开始停产,公司部分员工也被辞退。在政府的帮助下,危机得以缓解。

第三次危机:

2017年11月,上文那则重整说明预示着,新飞电器的第三次停产危机已来。这一次,还会有人能救得了它吗?


新飞员工打罢工要求涨工资.jpg


新飞电器、新加坡丰隆电器、新加坡豫新电器三方分别持股49%、45%和6%,由于豫新电器由丰隆电器掌控,相当于新飞电器的51%控股权已经被丰隆电器掌握。

虽然刘炳银仍然掌握着经营权,但此后各种战略运营再也无法顺风顺水,多受掣肘。

尤其是1997年,刘炳银看中空调市场,试图进军空调领域。当时,惠而浦正准备卖掉连续亏损的蓝波空调,刘炳银看准机会,适时出手,却不料,遭到新加坡董事会的激烈反对,理由是:盲目介入,风险过大。

第二次,2000年初,刘炳银再次试图收购广东三荣空调,交接时间都已经谈好了,却再次被董事会否决。



刘炳银简直欲哭无泪,眼睁睁看着错过最佳多元化时机。


对新飞来说,更不幸的是,到2001年9月15日,刘炳银突然因胃癌在广州病逝,新飞从此彻底失去了在董事会的话语权。

继任者李根虽然能力强劲,短时间内带领新飞再上一层楼,但无奈根基薄弱。

尤其是2005年9月,新乡当地政府再次将新飞39%的股权出售给丰隆,至此,丰隆对新飞电器的持股比例一跃升至90%。

到2006年,李根被换掉,新来的新加坡人张冬贵接管新飞电器,之后,更是连续空降400多名高管,几乎将新飞所有中高层管理大换血。

从此之后,新飞再也不是新飞人的新飞,新飞人只是个打工者。


359719fe66a6760_w796_h592.jpg      


2012年,新飞甚至出现员工大罢工,抗议“十年不涨工资”,有人甚至把已经去世11年之久的刘炳银遗像搬到厂子门口,人力资源经理上台安抚,甚至被鸡蛋哄了下来。


人心离散,新飞已经一盘散沙,而此时,新管理层作死的道路却越走越远。

由于新管理层对中国市场并不了解,盲目进军小家电,质量难以保证,市场负面消息不断出现,甚至被电视台和质监局多次曝光,使得新飞品牌形象大受损伤。

之后新飞开始每况愈下,而面对不断亏损的业绩,为了短期报表好看,新管理层甚至不断消减渠道,使得销售额进一步下滑,形成恶性循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到如今新飞早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以至于沦落到了破产清算的地步,实在令人唏嘘。


新飞电器重整说明.jpg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当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对你说。

大润发创始人离职时说:我战胜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在这个丛林法则,优胜劣汰的时代,不是大鱼吃小鱼,而是快鱼吃慢鱼。

中国家电业一片蓝海,势头凶猛,新飞赶上风口,占据先机。然而,却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因为失去自主经营权,而行动迟缓,错漏百出,完全跟不上市场的变化,不重视电商渠道变革,错失多元化机遇,后期甚至自毁长城,利用劣质产品损害自身品牌形象,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丧失大好局面,被后进者海尔、格力、美的相继超越,到最后仓皇而逃,四处哀痛求援,直至破产清算,岂不令人惋惜。

新飞在留给无数人一声叹息的同时,也留给了这个时代一个深刻的教训。

任何时候,自主经营权都是必不可少的,任凭资本绑架实业,外行乱入,胡乱操作,只会加速企业消亡。

企业自主自强,团结一致,紧抓市场,紧跟时代,无疑才是致胜的法宝。

11328265_20180610090805801_thumb.jpg

新飞的“致命伤”,真相值得深思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新飞电器沦落到今天这地步,背后的经验教训值得深思。


     1、盲目引进外资,战略转型失败


    2002年,新飞进行国有体制改革,在引进外资的大趋势下,新飞引进了新加坡企业丰隆集团进行合资,后期又进行股权转让,新加坡丰隆电器的股权占了90%,中方的战略经营管理权彻底丧失。


  新加坡方控制新飞后,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折腾,但由于丰隆电器不熟悉中国家电行业的经营环境,盲目的改变新飞“乡土”品牌,投资大量资金进行巨额赞助广告,却没有在生产车间效率提升、产品优化升级、经营模式创新下功夫。

结果,面对海尔、西门子、格力、美的厂家的激烈竞争,产品、品牌、服务、营销全线战败。


2、“一女多嫁”,名牌变杂牌


在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小家电展销会上,3家公司同时代表新飞公司前来参展,宣称各自均持有新飞商标的使用权。而其背后正是新飞公司对“新飞”品牌做出“一女多嫁”的经营决策。

据悉,当时新飞品牌所有权归河南新乡市政府所有,新飞冰箱这家企业并不具有品牌所有权,除冰箱外,其他家电品类的新飞品牌使用权都对外租赁,用于赚取品牌使用费。

“表面上看,将品牌授权给多个企业,短期内会受益,但如果没有一套严格有效的监督机制,长远看来对品牌的健康成长不利。最终,‘新飞’由名牌沦为杂牌。”融合网CEO吴纯勇说。


3、草率进军小家电


新飞向来以冰箱、冰柜等大家电出名,但被外资收购后,它便开始了“作死”的节奏:摸索进入小家电行业的道路。果然,新飞的小家电上市后一直负面不断,比如山西电视台和质监局就曾曝一款新飞电饭煲存严重质量问题。

在不具备小家电技术、工艺和人才的前提下,盲目跟随进入小家电行业,自此负面新闻不断,质量安全事故频发,透支品牌诚信。

有业内人士分析,新飞面对家电行业的每一个趋势,都是采取的跟随战略。


4、人才匮乏,消极应战


“丰隆集团没有很好地保留新飞原来的高管团队和技术骨干,导致这些人才流失,从而使新飞在经营管理上越来越不完善。”家电分析师梁振鹏表示。

同时,在长达12年的经营过程中,丰隆集团与新飞员工之间由于文化冲突,有着越来越沉重的隔阂。

此外,由于地处河南新乡,新飞本来就严重缺乏在产品研发、品牌宣传上有能力的人才。

33年,新飞从一个乡镇小厂成长为家电巨头,最后又走向破产,让无数人扼腕叹息。而这只是时代的一个缩影。

中怡康2017年上半年冰箱市场销售数据显示,冰箱市场整体零售负增长1.2%,2016年中国冰箱市场也是“量额齐降”的局面。

丛林法则是残酷的。那些不思进取、冥顽不灵的人和企业,终有一天会被这个突飞猛进、不断创新的世界淘汰。

新飞质量之王.jpg

螺蛳粉培训相关文章更精彩
新浪微博秀
扫描进入手机网站快速便捷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正宗石姐螺蛳粉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4:00
周六至周日 :8:30-24:00
 联系方式
石姐师傅:13877240427
业务QQ:245270166
网站技术:16607720752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扫二维码

  加入我的微信


石姐螺蛳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