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员现场操作图文展示

三口之家两天一夜的行程,为的就是

鲜香浓郁的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员帅哥兄弟

现场实操

大西北饭店老板娘新增项目首选柳州

正宗石姐螺蛳粉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培训迎来富二代

学员

2016猴年行大运,柳州正宗石姐螺蛳

粉向新老学员致敬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忙着忙着都没空

给童鞋们来张纪念照了只有抓紧来几

张素素的了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员远程光碟和

详细资料配方已经寄出

2015年圣诞节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也诞

生了新学员

已经有多家咖啡馆美食店的老板增加

项目首先正宗石姐螺蛳粉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又一学员学成,

色香味俱全,成绩满分

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培训河南饭店的

老总执着的学员真不愧是干大事的料

10月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员美女

姐妹学习现场

十月,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员精彩

表现

9月非常帅气靓丽帅哥美女现场认真

制作培训中,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学

员风采依然。

产品搜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4:00
周六至周日 :8:30-24:00
 联系方式
石姐:13877240427
助理:15278867158
电子邮箱:245270166@qq.com
联系方式

联系人:石姐

电 话:13877240427

助 理:先生

电 话:15278867157

邮 箱:245270166@qq.com

地 址:广西柳州市柳北区雀儿山路39中学正对面小区里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进入正宗螺蛳粉培训动态

被嘲20年,身家亿万的“北大屠夫”是如何练成的?

来源:柳州正宗石姐螺蛳粉培训中心作者:最人物网址:http://www.sjlsf.com浏览数:1225 
文章附图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身份认同的问题。”不惑之年的他终于可以挺起腰杆拿起笔,光明正大地说,我的确是个文化人。


“能上北大不能证明什么,只能说明你学习比别人好,更有天赋,脑瓜更聪明。”


来源|最人物(ID:iiirenwu)



陆步轩,恐怕是中国最著名的“屠夫”, 北大中文系毕业,后来却在长安县街头,卖猪剁肉为生。

这些年,他曾遭受无数非议,也曾在“北大毕业生”与“长安县屠夫”身份之间苦苦挣扎,落魄陈述:“命运不掌握在我手里。”

好在最终,他看透世人眼光不过是过眼云烟。与其囿于他人的“声音”,不如放下成见,在真正适合自己的领域,把事情做到极致。

而今,53岁的“北大屠夫”陆步轩仍在卖肉,身家上亿。陆步轩的前半生中,有过两次“高光”时刻。

第一次,是真正的高光,

1985年,他以长安县文科状元的身份,从一个文盲家庭考上北大。

那时,村里人见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了不得”,有文采些的,会贺一声“文曲星下凡”。

在乡亲们看来,天子脚下读书,高官厚禄,加官晋爵是他的未来。一向拮据俭省的陆父在村里整整摆了两天酒席,庆贺儿子的光明前途。

而第二次高光,是“高曝光”。

从1999年开始卖肉,默默无闻4年的他,在2003年夏天被记者发现。

“北大毕业生当街卖肉”的报道,引来无数猎奇的媒体。

镜头下,站在猪肉档里的陆步轩,穿着脏旧的跨栏背心和被油渍染成咸菜色的短裤,留给众人一张颓唐面孔。

他的父亲从村里赶来,气急大骂:“供你读大学,不是让你卖猪肉的。”

原来去他家吃过宴席,夸他了不起的人,开始说:“那个上北大的混得不行,现在摆摊卖猪肉了”。

记者问他:“现在这样,你烦闷吗?”

在提问者的预设中,陆步轩的烦闷,应该来自“猪肉佬”身份。而事实上,“北大毕业生”才是绑在他身上最沉重的枷锁。

2013年,毕业24年的他受邀回母校演讲,开口第一句话是:“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截至2019年,陆步轩为母校捐出的款项,已经累计9亿元。

1./ 状元 /

“我的学问比你们都高。”

陆步轩说出这句话时,19岁,正读高三。他跷脚坐在讲桌上,睥睨全班师生。

那时没人说他狂妄,因为陆步轩的确是这所普通高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

高考结束,陆步轩收到西安师专的录取通知书。他是当年学校唯一考上大学的人。

在那个年代,迈进大学校门,意味着可以成为吃国家饭的公家人。

但陆步轩把通知书撕了。

“我有个亲戚在国防科技大学读书,他父亲总跟我父亲炫耀,我心里不服,坚决要考更好的学校。”

复读的一年,对陆步轩来说,是背水一战。

不论是夏日蚊虫成灾,还是冬日滴水成冰,他都未曾懈怠,无人教授,全靠自学。

功夫不负苦心人。1985年盛夏,农村男孩陆步轩的名字出现在红榜顶端——长安县高考文科状元,陕西省第14名。

这一回,他收到的录取通知书,来自北京大学中文系。

“北大屠夫”陆步轩的北大第一张照片.jpg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入京第二天,他专程去天安门拍下一张照片,和平安书一起寄回家。北京和北大,寄予了陆步轩改变命运的厚望。

只是开学不久,他身上的骄傲,逐渐成了自卑。

班里21人,都是各地状元,城市同学的见识视野远高于他。宿舍夜谈时,室友聊哲学,陆步轩插不上话,第二天,好强的他早早起床,去图书馆借来一本《通俗哲学》“补课”。

大学四年,陆步轩在不断地学习与“追赶”中度过。读书、上课、听讲座,再与朋友们交流讨论。

提起当年,陆步轩说:“那时候我们是天之骄子,我们觉得文科生能改造社会。”

然而北大4年,对他而言,最终只是未名湖畔梦一场。

“北大屠夫”陆步轩的北大未名湖.jpg


▲未名湖

毕业前自视甚高的他拒绝了一所学校的面试邀请,而毕业后分配的错位,直接让陆步轩重新回到县城。

“我的派遣证开到西安市人事局,参加二次分配。几十个日夜里,我骑着自行车挨个单位去敲门,最后被分到快要破产的长安县柴油机配件厂。我上午报到,下午就走了,一天都没干。”

最终,陆步轩以临时工身份在计经委落了脚。

然而,在改革开放大潮下,市场经济蓬勃发展,进入计划经济体制的他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他没有编制,住在单位家属院的门房,每日的工作是打扫卫生,端茶倒水。

1992年,郁郁不得志的陆步轩,被迫“下海”。

那些年,他搞过装修,挖过金矿,开过小卖部。但没有一行能做得下去。

在人生最低谷时,妻子也与他离了婚。妻子说:“我就是为了你北大学历结婚的,你现在混成这样,和没上过学的有什么区别?

陷入迷茫的陆步轩凭借超强记忆力成为职业赌徒。“牌桌上的规则比人生规则公平”,然而他不出千不做局,赢来的钱只能勉强维持吃喝。

九十年代末,陆步轩再婚,女儿出生后他又开起小卖部。可不愿卖次品假货,不想走歪门邪道,竞争力总比别人差一截。他曾进过一批电池,但都是假货,“最后都自己用了,我不能卖”。

北大的教育为他划了道德底线。

“毕业十年,我对北大的态度很矛盾,我因为北大的教育而清高,不屑于溜须拍马、蝇营狗苟,但是生活本身是庸俗的,这种清高与社会脱节。”

北大终于成为他的桎梏。

他不再提北大,也不再与同窗联系。“读书改变命运”这句话,在昔日状元陆步轩身上,成了一个笑话。


2./ 屠夫 /

穷则变,变则通,北大毕业的陆步轩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1999年,走投无路的他开起一家肉店。

猪肉生意投入少,周转快,对陷入困境想要走正道翻身的人而言,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在陆步轩的意识中,“残害生命”,是街头无赖才做的事。

夜里,一扇扇挂在档口里的猪肉,变成尸体进入陆步轩的梦。

在他的描述中,“肉摊上当时都是苍蝇乱飞,血水横流,肉腥气刺鼻……”,但为生计,又不得不做。

那时的他,与其他“猪肉佬”毫无差别,唯一的不同,是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为此,陆步轩为自己的档口取名“眼镜肉店”。

“北大屠夫”陆步轩的眼镜肉店.jpg

“‘眼镜’,看起来还稍微有点文化气息吧。”

但在此之外,陆步轩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文盲:

从北大带回的8箱书,他再没翻过。去隔壁商店只买烟酒,书报从来不看。

“猪肉佬”陆步轩仿佛在极力与“北大毕业生”陆步轩撇清关系,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关注面前案板上的肥膘和五花。

渐渐地,“猪肉佬”陆步轩从外行做成了内行,在“北大”精神再一次“作祟”下,陆步轩的档口,只卖最优质的肉。

肉店做的是熟人生意,他的眼镜肉店,因为质优价廉备受青睐,年营收过万,后来又开起分店。

如果不是2003年夏天,一位记者走进眼镜肉店,陆步轩的日子就要这样红火又平静地过下去。

但现实状况,是在《北大才子西安街头卖肉》一文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

陆步轩没有想到,远离了十几年的北大,会以这种方式重新进入生命。

无数记者涌进眼镜肉店,陆步轩隐藏已久的北大身份彻底暴露。

“北大屠夫”陆步轩的眼镜肉店2.jpg


来访者们把长长的话筒伸过肉案,凑到陆步轩面前不断发问:“北大四年影响了你什么?”

“这个我不好说。”陆步轩回答得有些含混,因为那时他嘴里叼着烟,手上的刀还在切肉。

接下来的对话是:“你以后想干什么?”

“ 我不敢说,命运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里 。”

“那掌握在谁手里?”

“我不知道。”

“如果十年后你还在卖肉,你会不会难过?”

“那也没什么难过的,我本来就是卖肉的 ”。

这句听起来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又透露着坦然的回答,让连续发问的记者短暂地沉默了。“北大屠夫”陆步轩的眼镜肉店3.jpg

但没人知道,在2000年,当陆步轩的第一家肉铺被拆迁时,一向不愿折腰的他曾经托过关系,想进学校教书,只是后来没了下文。

当“公家人”无望的陆步轩重新回到肉铺,兢兢业业做起猪肉佬,很快成为“行业翘楚”:

当时,中国的猪肉档口平均每日生猪销售量是1-2头,而陆步轩的档口,平均销售量在10-12头。

他购了车,买了房,提前奔了小康。

然而在被报道后,全国媒体开始讨论人才环境、用人机制等问题。政府机关向陆步轩抛出橄榄枝。

他终于有机会进入体制,得到了渴望15年的“公家人”身份。


“北大屠夫”陆步轩公家人身份.jpg

虽然这份工作的收入比卖肉少许多,但陆步轩仍旧选择成为公务员。对他而言,读书报国,服务社会才是该有的使命,而非当街卖肉。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身份认同的问题。”不惑之年的他终于可以挺起腰杆拿起笔,光明正大地说,我的确是个文化人。


3./“公家人”/


2004年,陆步轩进入长安区(2002年长安县撤县改区)地方志办公室参与年鉴编辑工作,他负责地方志中最困难的经济部分。

地方志编纂是件苦差,地名、人名、文字都要十分准确。难以静心,不够钻研都是做不成的。

对陆步轩而言,编修地方志与卖肉两件事,有着共同点:“拿笔修志讲究秉笔直书,拿刀卖肉要足斤足两,都是童叟无欺。”

彼时,与陆步轩同一办公室的长安区志副主编张振琪曾评价他:“业务能力强,工作认真,能吃苦,别人的稿子看上五六遍都不放心,陆步轩的最多看三遍,北大毕业的,文字基础好,这方面有非常大的优势。”

陆步轩自己毫不谦虚:“公开我也敢讲,我干得最好。”

档案馆工作的日子里,他参与了2部年鉴和1部地方志的编纂,其中一部,还获得国家级奖项。

“北大屠夫”陆步轩公家人身份2.jpg

在此期间,“猪肉”也从未离开过陆步轩的生活。

周末他还是会去从前的档口进行“监督”,肉店虽然已经交给弟弟和徒弟打理,但“眼镜肉店的精神不能改变”。

而2008年5月,与另一位“北大卖肉佬”陈生的相识,让陆步轩与猪肉的故事,有了新的生机。

陈生是陆步轩的学长,毕业于北大经济系。在某档节目中,他曾直言:“我和老陆不是一类人。”

的确,陈生思想灵活,善于抓住机会,是个天生的商人。彼时,他是广东某食品集团总裁,身家百亿。江湖上流传着他“为创业在坟地睡半年”“400万套利2000万”的创富神话。

对他而言,北大毕业卖猪肉,没什么大不了。

“北大屠夫”陈生和陆步轩.jpg


▲陈生(左)与陆步轩(右)


在陈生的邀请下,陆步轩去广州参观了他的“猪肉店”——一个在一线城市拥有上百家门店的土猪品牌公司。

这个卖了多年猪肉的“猪肉佬”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猪肉还能这样成规模地卖。

次年,他与陈生在广州开起屠夫学校,档案馆工作之余,陆步轩完成了教材《猪肉营销学》的编纂。内容涉及市场营销学、营养学、礼仪学、烹饪学等学科。

也是在这时,他收到了来自母校就业讲座的邀约。毫无疑问,陆步轩选择拒绝:“丢人啊。”

然而时隔几年,陆步轩还是登上了北京大学职业素养大讲堂的讲台,即便在外人眼里,他已经是行业内的成功者,但他开篇第一句仍是“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


“北大屠夫”陈生和陆步轩2.jpg


上台前,与他同行的陈生曾劝诫:“不要卑屈。”

但陆步轩还是卑屈了,几十年的挣扎与矛盾,他无法掩藏。

虽然事后,他向大众解释,那是谦虚与自嘲。但谁都明白,陆步轩与“北大毕业生”、“猪肉佬”这二重身份的和解,是一场持久战。

4./ 屠夫归来 /


变化发生在2016年。

这一年,陆步轩选择与他前半生渴望已久的“公家人”身份告别,辞职重新回到猪肉档。

从毕业求而不得,到此时主动离开,陆步轩走完了一个长达27年的轮回。在知天命的年纪,他终于结束了“刀与笔”的挣扎,完成了人生意义上第一次主动选择。


“北大屠夫”陆步轩的眼镜肉店4.jpg



“拿了十多年刀,又拿了十多年笔,拿笔和拿刀有什么不一样?”2016年9月24日,陆步轩在广州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拿笔不一定能秉笔直书,拿刀却能足斤足两。”说这话时,老陆手里握着酒瓶。

这些年,他每天都得喝上两顿,最初是为了消愁,后来也就成了习惯。

他呷了一口酒:“一刀下去,八两就是八两,一斤就是一斤。公平,痛快。”

最初卖肉需要花费半年时间做心理建设,“腆着脸”才能站在肉案前的陆步轩,在广州的档口熟稔地把屠宰场运来的猪分割成小块,整个过程只要不到10分钟,切肉时一刀下去,精确到两。

当年,他第三次坐进鲁豫的演播厅,开场寒暄时,鲁豫说:“老陆,我发现你的身上终于有了色彩,在从前,你给人的感觉,是灰色的。”

那时,他开始在陈生的公司担任副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对他而言,卖猪肉不再是“谋生”,而是“谋事”。

普通猪贩只关心如何把肉卖得只剩猪毛,而专家更专注于养殖防疫。但他研究病猪死猪,找兽医刨根问底,加之多年卖肉经验,又写出一本《陆步轩教你选购放心肉》。


“北大屠夫”陆步轩的眼镜肉店5.jpg


  这个“曾经在西安街头干着张飞的营生,与樊哙、郑屠之流抢饭碗的角色”,正在改变屠夫“低端、血腥,像镇关西那样欺行霸市的形象”。

  合伙人陈生说:“他干1年相当于其他人干10年,任何行业做到极致,都会成为文化。”

  回望这些年,陆步轩的文人底色依然在,不做“匠”要成“家”的坚持也依然在,只是如今的他释然了。

   “我在全国是较为顶尖的猪肉专家,你可以拿教授来和我比。”从前状元的骄傲,又回到陆步轩的身上。

  不久前,一则“两万月薪招聘名校学生养猪”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但早在10年前,陈生与陆步轩的公司便已在用10万年薪招聘硕士卖肉。

  当年报名的研究生超过千人,他们录取了其中最合适的53位。

   “大学生应该把自己定位成普通劳动者。”在新一次演讲中,陆步轩不再纠结,也不再卑屈。

   “能上北大不能证明什么,只能说明你学习比别人好,更有天赋,脑瓜更聪明。”

理解这句话,陆步轩花费了10年。“北大是中国最高学府”这一观念,对他而言,终于不再是枷锁。

  这些年,他陆陆续续为母校建设捐款9亿,以作回报。



“北大屠夫”陈生和陆步轩的刀和笔.jpg


  如今,他的公司有近万名员工,门店进驻全国20多个主要城市,连锁店超过2000家,年销售额达到18亿。在不久前的双11中,他们的网店销售额达到4个亿。

  而曾被嘲笑多时的陆步轩,在这些年卖猪肉的过程中,也已积累上亿身家。

  没人能说他当下的收获是北大的馈赠,但不得不承认,读书所赋予的眼界学识,以及钻研精神,最终让从前不断追赶,不断错过的陆步轩,今天得以站在潮头,并且收获颇丰。

  回望几十年前,全国只有4%的人能够考上大学。在上升通道匮乏的年代,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也意味着能够通向未来世俗的成功之路。这一观念,在陆步轩十七八岁时,曾深深影响着他的价值取向。

  那时,他考上北大,期待着人生的飞跃,毕业后却被北大身份禁锢,挣扎半生。直到辞去公职,重新回到肉案前时,陆步轩才真正获得现实意义上的人生的自由。

  其实,世人的眼光不过是过眼云烟。就如陈生所说:

   “什么是真正的成功,要看他是主动还是被动做出人生选择,看他在迎合社会评价,还是在做最顺应天性,最喜欢、最适合自己的事。”

  今年4月,老陆又开通了抖音账号,在视频中,站在猪肉档口里的他,围裙上印着他近几年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也正是他对自己过往人生的写照:

“庙堂无作为,肉案写春秋。 ”

部分参考资料来源:

1、鲁豫有约:“北大屠夫”后生活

2、说吧:卖猪肉的北大才子

3、凤凰卫视:冷暖人生

4、解放日报:“北大屠夫”离开体制重操旧业

5、南方周末:“北大屠夫”:将猪肉卖到极致

6、陆步轩北大演讲稿

图片来源:网络、视觉中国

关于作者:关注微信公众号 最人物(ID:iiirenwu)记录最真实的人物,品味最温暖的人间。转载请联系最人物(ID:iiirenwu)授权。


螺蛳粉培训相关文章更精彩
新浪微博秀
扫描进入手机网站快速便捷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正宗石姐螺蛳粉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24:00
周六至周日 :8:30-24:00
 联系方式
石姐师傅:13877240427
业务QQ:245270166
网站技术:16607720752
 
 

 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扫二维码

  加入我的微信


石姐螺蛳粉